关闭

当前位置:首页 » 历史趣闻 » 正文

石亨明代将领一步步将自己“作死”

石亨,陕西渭南南志道里(今渭南市临渭区官路镇)人。明代将领,官至太子太师,封忠国公。早前抵御瓦剌,颇有军功。后于景泰八年(1457年)发起夺门之变,拥立朱祁镇复辟,进而权倾朝野。天顺四年(1460年),石亨大张旗鼓培植同党,干涉朝政。朱祁镇无法承受,罢其位,得罪瘐死牢中,尽诛其同党。后又以亲属图谋不轨,下诏狱,坐谋叛律斩,没其家资。

边疆建功

石亨相貌奇特,四方脸面,躯体又高又大,胡须及膝,善骑马射箭,特别是在擅用大刀,早前承继父亲官衔,任宽河卫指挥佥事。正统元年(1436年),石亨在黄牛坡战胜瓦刺军,抢回很多马匹,初次征战获功,迁任都指挥佥事。正统三年(1438)正月,300多位瓦刺军骑兵队在黄河边饮马,石亨率军追捕到官山下,斩俘很多。擢升为都指挥同知,又充任左参将,辅佐武进伯朱冕守大同。

正统七年(1442年),石亨又奏请驻兵在大同西路边境线修建碉堡,积存钱粮,获得朱祁镇采纳。自此,石亨在红城、延安、金山等地,数次战胜瓦刺军,以功依次升职都指挥使、都督佥事。为给朝廷普遍汇集优秀人才,他要求效仿汉、唐规章制度,除举荐之外,还需开设军谋宏远、智识绝伦等学科,对拟用贤才先自陈(个人述职),再使用后就职。

正统十四年(1449年),石亨与都督佥事马麟巡守塞外至箭豁山,击败了兀良哈的部队,进升为都督同知。那时候,智勇双全的边关守将除杨洪外,就数石亨。他虽是偏将,朝廷视其为大帅。按年秋,也先大举进攻大同市,石亨和西宁侯宋瑛、武进伯朱冕等对决于阳和口,宋、朱二人牺牲,他单骑一人跑回,降官募兵,立功赎罪。

这时,郕王朱祁钰监理国家大事,石亨经尚书于谦推荐,执掌五军大营,晋升右都督。没多久,封为武清伯。也先兵威逼京师时,石亨与都督陶瑾、高礼、孙镗等九位大将领命领军镇守九城门口。那时候,德胜门第一个,石亨奉于谦之命,与也军大战。他先伏击兵卒,诱其深层次,杀之甚多。也军攻不下,又猛击西直门,围住守将孙镗,石享领命拯救、大战五日后,也先败逃,石亨因功而封侯。

夺门之变

景泰八年(1457年),朱祁钰巡境郊外,住在斋宫,疾病发病,无法行祭拜仪,命石亨代祭。石亨守卫在代宗病塌前,见其重病,便与张轨、曹吉祥等商讨,迎来被拘禁的太上皇朱祁镇复位。

景泰八年(1457年)正月十六日三更时,徐有贞提早进到朝房,石亨等率家兵1000多的人潜进长安门,由曹吉祥作内应,直接进入南宫。朱祁镇在曹吉祥、石亨等的保卫下,乘上轿子便朝宫廷奔去。直到天明时,曹吉祥打响钟鼓,开启殿门。等候早朝的大臣们,想不到正坐于朝廷以上的竟然朱祁镇,面面相觑,手足无措。只听到徐有贞说:“太上皇复位了,大家还不拜见!”朱祁镇复位后,觉得石亨有首功,封其为忠国公,特加宠爱,言莫不从。

骄横跋扈

从此之后,石亨权欲膨胀,他的弟、侄亲人冒功进官者50余名,其属下亲朋好友、朋友等攀亲骗官者高达4000余名。在明大臣,常被他推托赶出朝廷。他还贪污受贿,提高孙弘为太仆丞;陈汝言、萧璁等六人为陪王;刘本道为侍郎。一时间,石亨势焰熏天,利令智昏,一些妄图晋升的人都拜在他的门内,时有“朱三千,龙八百”的童谣。他居然挟私愤杀掉坚持不懈抵御外侮的于谦、范广等主要辅臣,把曾给他们提过建议的给事中成章、御史甘泽等九人贬黜官衔。值得一提的是,还大兴冤狱,污蔑耿九畴、岳正坐牢,将杨宣、张鹏赶至边疆。将朝廷文员督抚所有更换成武将充任。他将一切大权独揽,肆无忌惮地干涉朝政。每日进见皇上,即便不接见,也借故进宫。所言之事、稍有不从,便骤然变色。出宫以后,他大张声势,宣扬自己的权柄。

长此以往,朱祁镇吃不消,便问于阁臣李贤。李贤说:“朝里大事儿,惟皇上一人当家做主才算是。”有一天,朱祁镇对李贤说:“阁臣如急事,须燕见,石亨为武将,缘何频频入见?”遂即敕告左顺门:“非宣召,不可放进武官。”自此,石亨入宫频次才降低。

石亨曾奏告朱祁镇,要朝廷给他们祖墓立碑。工部要石亨请敕有司创建,翰林院编写墓碑。朱祁镇觉得自成祖永乐年至今,朝廷沒有为元勋祖先立碑的先例,让其自立。

先前,朱祁镇曾命有司为石亨建造府邸,其雍容华贵水平超过了规定。连朱祁镇在翔凤楼顶看到后,也惊问“此哪家府邸?”恭顺侯吴瑾回应说:“此必王府。”英宗说:“并不是!”吴瑾然后说:“并不是王府,谁敢僭逾若此?”英宗只有会内心点点头。石亨的侄儿石彪封定远侯,其蛮横宛如石亨一般。他们叔侄俩家有着数万材官猛士,朝廷內外将帅过半数是石家的门内,京都的人无不侧目对望。

治罪身死

天顺三年(1459年)秋,石亨受其侄儿造反和凌虐亲王罪祸及,终止上朝参见,削官为民,并究治石亨朋党,如数罢黜。天顺四年(1460年)正月,锦衣卫指挥使逯杲上奏石亨居心叵测,两者之间侄孙石后招权纳赇、肆行无忌,并与术士邹叔彝等生产制造妖言,蓄养无赖,伺机查看朝廷声响,心怀不轨。朝廷大臣恨石亨独裁飞扬跋扈,皆言不能轻饶。朱祁镇下谕旨石亨下狱,以造反罪处斩,并收走其家资。二月,石亨病死牢中,石彪、石后皆处斩。

本文来自百度百科

上一篇:上一篇:曹吉祥之乱
下一篇:下一篇:没有了

相关推荐

猜你喜欢


二维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