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闭

当前位置:首页 » 历史趣闻 » 正文

土木堡之变-明朝开始走向衰落

土木之变,指发生于明朝正统十四年(1449年9月1日)第四次明英宗北伐时,朱祁镇因情报信息不准兵败瓦剌的事情。正统十四年(1449年)六月,瓦剌太师也先侵入明朝边境线,明英宗和王振亲率二十万大军出战,准备从大同北进,与瓦剌在明朝边境线决战。明军刚抵达大同就接获宦官郭敬的密报,获知瓦剌已做好充分的准备,明军马上从大同班师东返,准备从居庸关返京。中途遭受瓦剌数次围攻,先有吴克忠部后拒被击溃,后朱勇带领大军约四、五万人,在鹞儿岭大败全军覆灭。剩下军队赶赴于土木堡被瓦剌围攻,明军惨败,死伤一半以上,兵部尚书邝埜、户部尚书王佐等重臣阵亡。

也先南侵

也先有向明朝用兵之道的企图,最开始能够上溯正统八、九年前后。正统九年秋,边境线上便有“北虏计议待我使臣回日,即携其家属,于堆塔出晃忽儿槐地面,潜住分兵两路入寇。脱脱卜花王率兀良哈东侵,也先率哈密、知院西入”的传闻。可是那时候因兀良哈和女真还未被完全征服,瓦剌內部建议也还未统一,因而也先仍未动手。这类趋势,到正统十二年后才明显起來。这一年内,邝埜、罗亨信、石亨的等文武重臣都一再提示英宗,也先很可能会大举南侵。英宗对也先的野心并不是没什么了解,但眼光自始至终滞留在辽东的兀良哈、女真诸部上。他估计也先很有可能会占领此二部,因而一再强调务必提升辽东防御,防止唇亡齿寒,但是却并沒有拿的出通盘的解决对策。

先锋应战

正统十四年(1449年)秋七月,也先集结诸部,兵分四路攻击明朝边境线。脱脱不花以兀良哈攻辽东,阿剌知院攻宣府(今河北宣化),围赤城,又遣别骑攻甘州。

七月十一日,也先攻大同,明朝大同右参将吴浩于猫儿庄(今山西省阳高县北一带)应战瓦剌,迅即惨败阵亡。七月十五日,大同总督宋瑛、驸马都尉井源、总兵官朱冕、左参将都督石亨四员将领各率军一万赴阳和(今山西省阳高西北)防御。接着,西宁侯宋瑛、武进伯朱冕、左参将石亨等率明军与瓦剌战于阳和。因为宦官郭敬从中作梗,导致明军惨败,全军覆没。

也先部队锐不可当,大同明军对战落败。塞外城堡,连续陷落。明军多次接战,前线败报频传,宦官王振先前曾有主导远征云南省麓川土司获得胜利的贡献,这时期待借与蒙古宣战的机遇再次扩权,因此蛊惑明英宗御驾亲征。

英宗亲征

正统十四年七月十七日,明英宗不顾吏部尚书王直等臣子反对,偕同王振率大万御驾亲征。命皇弟郕王朱祁钰守留京师。本次出征,诏下两天大军即匆匆忙忙结集启程,各类筹备均不够,上下一片混乱。率军谕旨下发后,英宗对文武重臣的数次进谏无动于衷。英宗尽管名叫亲征,但军务大事儿皆由监军宦官王振决策,将领随处受王振控制,没法按己意指挥战斗,而王振不明白军事,指挥连续不当,导致明军屡败屡战。明军出京西行,以后前方败报频传,一路伏尸蔽野,部队斗志消沉,加上雷雨交加,众皆危惧,纪律大坏。大军臣子数次以上进谏英宗止行,王振大怒,命以上臣子到阵前呐喊助威。大军并未抵达大同,明军早已开始粮食危机。兵士饥疲交迫,沿路多有僵尸。而瓦剌部队佯败避战,诱惑明军深入绝境。

 

回军对策

八月初一,明军抵达大同。八月初二,英宗驻跸大同。雨益骤,始议旋师,王振又下令再次往北涉足,中途众文武重臣数次进谏。兵部尚书邝埜冒死闯入英宗行在“力请回銮”,户部尚书王佐整日跪伏在草丛里中,要求皇上南还,钦天监监正彭德清以星象警示相劝,皆为王振叱回。学士曹鼐说:“大臣固不够惜,主上系天地安危,岂能轻进!”王振发火的说:“倘有此,亦天命也”。大约就在这里此前后,英宗看到了驻守宣府的杨洪,并指令杨洪大军同行。这时独石马营早就丢失,杨俊也早就逃回,杨洪却只字未向英宗提起。

而这时随员官军中,也是有许多人怨恨王振随意指挥,妄图选用非常手段灭掉王振,强制迫使英宗回銮。仅仅干掉王振非常容易,可要想在叛乱以后平稳大局便难了,万一军队哗变,不良影响一样不能设想。

没多久驸马都尉井源战败的信息传出,驻守宦官郭敬秘告王振以如今的态势断不能再往北前行,很有可能由于英宗是听到了也先又将卷土重来的信息,或果断便是由于陈怀的惨败,心里担心,才加速了行军速度,希望尽早返京。这时王振才开始准备班师。

八月三日庚戌,遂举兵班师回程时,大同总兵郭登告知学士曹鼐等,车驾宜从紫荆关(今河北易县西北)进入,王振不听。“本欲使英宗于退兵时经过其故乡蔚州“驾幸其第”,显示威风;又怕大军毁坏他的田园农作物,故军队路经屡变,造成 兵士身心疲惫。这时瓦剌大军早已追至。

宣府谍报

但是英宗一路行军,锦衣卫、夜不收毫无全景军情情报信息。直到八月十三日庚申,大军将发,宣府情报信息敌袭,瓦剌军跟随大军而来。明英宗遂遣皇亲恭顺侯吴克忠、都督吴克勤带领本部蒙古骑兵前去御敌,吴部蒙古骑兵为瓦剌军矢石压死,两个人皆阵亡。

正前方吴家弟兄惨败消息传到,明英宗又遣成国公朱勇、永顺伯薛绶率四万余骑兵前往狙击瓦剌追兵,至鹞儿岭时,监军刘僧不了解地貌,在大军阵仗沒有摆起以前就轻率率军闯进隘口。朱勇、薛绶担忧刘僧出事了,挥兵跟踪,結果中了瓦剌军事先布下的伏击,遭瓦剌埋伏,亦全军覆灭。

同一天英宗一行到达土木堡(今河北怀来县东南),离怀来城仅二十里,王振以自己的数千辆辎重车还未抵达,下令就地宿营。兵部尚书邝埜一再要求尽早驰入居庸关,以确保安全,王振却痛斥道:“腐儒安知兵事!再妄言必死!”邝埜说:“我为社稷生灵,何得以死惧我!”王振更为发火,叱上下扶出。土木堡旁无水泉,各部的交通要道也很快被瓦剌部队占领。

边镇作用

明军至土木堡,实因怀来已沦陷,迫不得已而就地安营。恰好是因为阿剌知院军断开明军归路,才导致瓦剌军主力追及并包抄明军,故叶盛、于谦才会强调独石、马营沦陷的严重危害。八月十四日,英宗要想继续前进,但瓦剌大军早已逼进,不敢动。明军人马没有水可饮已达二日,饥渴难耐,挖井二丈仍没有水。土木堡之南十五里上有河,也被瓦剌部队控制。瓦剌部队从土木傍麻谷口大举进攻,边镇口隘都指挥郭懋拒战终夜,瓦剌增援仍持续增加。

内应伏发

八月十五日,也先遣使诈和,以麻木明军。明英宗召曹鼐拟定谕旨,外派二个通事(通译)与瓦剌特使回来。王振应急下令移营,部队军队纪律列大乱。明军南行三四里,瓦剌大军忽然折返,瓦剌骑兵进到明军阵中,高喊脱下铠甲丢掉武器装备者不杀,明军许多赤身裸体而死。太师英国公张辅,泰宁侯陈赢,驸马都督井源,平乡伯陈怀,襄城伯李珍,遂安伯陈埙,修武伯沈荣,都督梁成、王贵,户部尚书王佐,兵部尚书邝埜,吏部左侍郎兼翰林院学士曹鼐,刑部右侍郎丁铉,工部右侍郎主永和,都察院右副都御史邓栗,翰林院侍读学士张益,通政司左通政龚全安,太常寺少卿黄养正、戴庆祖、王一居,太仆寺少卿刘容,尚宝少卿凌铸,给事中包良佐、姚铣、鲍辉,中书舍人俞拱、潘澄、钱禺,监察御史张洪、黄裳、魏贞、夏诚、申祐、尹竑、童存德、孙庆、林祥凤,郎中齐汪、冯学明,员外郎王健、程思温、程式、逯端,主事俞鉴、张塘、郑瑄、大理寺副马豫,行人司正尹昌,行人罗如墉,钦天监夏官正刘信,序班李恭、石玉这五十二名追随明英宗远征的臣子皆丧生于大战中。仅有大理寺右寺丞萧维桢、礼部左侍郎杨善、文选陪王李贤等数人侥幸逃脱,高級文武官严重损失。

突围不成

混乱中,护卫将军樊忠在皇上身旁用棰将王振捶死,曰:“吾为天下诛此贼!”在突围时杀掉数十人后阵亡。明英宗突围不了,干脆跳下马来,朝向南方,盘膝而坐,等候就缚。迅速就被瓦剌兵虏获,送去见赛刊王。此一战争,明军二十余万人中伤居半,逝者三之一,文武高官亦伤亡数十人,损失马匹二十万头,衣甲器材辎重损失成千上万。

本文来自百度百科

上一篇:上一篇:朱祁镇的皇后-孝庄钱皇后
下一篇:下一篇:没有了

相关推荐

猜你喜欢


二维码